• 首页
  • 精密振动产品
  • 公司资讯NEWS
  • 你的位置:芜湖江南梦工场影视有限公司 > 公司资讯NEWS > 从朱婷、谷爱凌到中国女足,我们为什么需要女性体育明星?

    从朱婷、谷爱凌到中国女足,我们为什么需要女性体育明星?

    发布日期:2022-07-30 18:09    点击次数:141

    不管是在北京冬奥会上大放异彩的谷爱凌,还是春节期间成功夺冠的中国女足,都在向大众展示,女子体育正在迎来新时代。

    谷爱凌在北京冬奥会用高超的技巧和坚定的信念征服了体育迷,也用两金一银的好成绩俘获了各大品牌的心。中国女足亚洲杯夺冠重返亚洲巅峰,让全国球迷欢呼雀跃的同时,也收获了一批诚意满满的商业赞助。

    放眼国际,在里约成功帮助中国女排夺得冠军的朱婷,以超百万欧元身价留洋国际顶级俱乐部,2019年入选赫拉克勒斯奖全球十佳运动员,排名仅次于网球名将德约科维奇位居第二。

    在东京奥运会上点燃圣火的网球运动员大坂直美,因为独特的出身和大满贯的好成绩,代言拿到手软,在2021年收入高达5000万美元。

    有机构研究报告显示,近十年来,女子体育已经吸引大量电视观众,为赞助商创造价值,单次赛事便能吸引数以万计的体育迷观看。女子体育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。

    从0到5386

    越来越多女性参与到体育比赛中来

    作为体育界最高规模赛事,1896年的首届现代奥运会上出现的是清一色男性面孔。

    到1900年奥运会,赛事第一次出现了女性的身影,但当时997名运动员中只有22名女性。而且,她们选择有限,只能参与五项被认为能够展现女性美的“淑女的运动”:网球、帆船、槌球、马术和高尔夫。

    由该届奥运会开始,奥运会赛场向女性敞开了大门。1924年的第8届奥运会上,女性参与人数首次过百,有135人参加了网球、游泳、击剑项目等比赛,而到最近一次的东京奥运会,女性运动员数量已经和男子参赛人数几乎持平。

    数据显示,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,共有11037名运动员走上赛场,其中女性运动员有5386名,占总人数的48%;2022年北京冬奥会,女性运动员1314名,占比由平昌冬奥会的41%上升到45%。

    参加奥运会的女性运动员人数不是衡量平等的唯一标准,参赛项目的设置也反映出女子体育地位的提升。从单极到多元,越来越多女性现身奥运会的各个项目中。

    1984年,奥运会开设女性的专属项目艺术体操和花样游泳,奥运会竞赛项目设置开始倾向于发展运动员自身优势化。摔跤和拳击这两项传统的男性运动中,女子项目分别于2004年、2012年先后成为正式项目……

    冬奥会女运动员占比从1924年(首届)的5.04%到2022年的45.4%,从最初只参加2个项目(12.5%)到而今参加46个小项(42.2%)的比赛。

    与此同时,国际奥委会还鼓励更多女性进入决策领导层。目前国际奥委会的执委会中,女性占比达到了三分之一,我国前女子短道速滑运动员杨杨就位列其中。为促进女性体育的发展,自2000年起国际奥委会还每年评选女性体育奖,山东东艺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世界范围和各大洲各一名。

    足球仍是关注度最高

    各赛事赞助势头良好

    女性在体育赛事和体育管理中的比重上升让她们得到了更多关注,在一定程上推动了女子体育商业化发展。

    一般而言,体育赛事收入来源有三项,电视转播权、比赛日上座以及商业赞助,所以想要有高收入,就必须有大量的观众群。

    尽管相较男子体育,女子体育转播数量较少,但目前多项女子运动项目转播正在不断显现其巨大的市场吸引力。

    足球素有“世界第一运动”一说,在女子最受关注的体育项目里一样,英国数据调研机构YouGov于2021年访问了包括中国、美国、英国在内的13个国家共2.5万受访者,这项跨国调查显示,足球是最受欢迎的女子体育项目,最有号召力的女性大型体育赛事也是代表足球最高水平的顶级赛事——FIFA女足世界杯。

    过去女足职业联赛全球遇冷,观众数不高,也鲜有赞助商愿意冒着风险投资,如今各大女足赛事的收视率也开始上涨,体现女足逐渐扩大的吸引力。以2019年女足世界杯为例,根据国际足联公开的数据,整届赛事,全平台收视人数达11.2亿人次,创历史新高。

    2019年女足世界杯一共有52场比赛,单场比赛直播的平均观众人数达1727万人次。其中美国队与荷兰队的决赛平均收视人数达到8218万,相比于上届加拿大世界杯的5256万,增长超过五成,是历史上收视数据最高的女足世界杯赛事。

    其他女子运动项目也不乏观众,无论是网球、板球还是无挡板篮球,许多女队的收视率都居高不下。事实上,女子美国网球公开赛在美国的收视数据甚至高于男子比赛。2019年,女子美国网球公开赛决赛(美国运动员参赛)平均每场比赛吸引310万观众,大幅高出观看男子决赛的280万观众。

    随着转播收视率和到场观众上座率的提升,越来越多的品牌注意到了女子体育的商业价值。在过去,足球赞助通常都将男足和女足捆绑在一起。现在随着赞助利润的不断增长,女子球队赞助越来越多地不再与男子团队捆绑销售,而是改为单独出售。

    根据德勤发布的足球财富联盟报告,在全球收入最高的20家足球俱乐部中,18家俱乐部(90%)有女队,其中8家(44%)有单独女队球衣赞助商,即这八支队伍的服装正面、袖子或背面的赞助商与男队存在明显不同。

    在法国、德国、美国和英国的顶级女子足球联赛中,大多数俱乐部都有一个专门为其女队提供的主要(球衣正面)赞助商。德勤体育事业部顾问伊兹·雷预测,随着俱乐部和潜在的商业伙伴认识到女子体育的市场潜力,到2023年女足世界杯之时,所有女子球队将至少收到一笔独立于男队的赞助。

    全球观众的增加,赞助商的井喷,越来越多的案例都在证明,女子体育正在被更多人看到,它的价值也越来越得到关注。

    为什么要呼吁更多体育女性新“偶像”

    从2021-2022年,连办两届奥运会,让更多女性运动员被大家注意到。

    不管是奥运首金杨倩,击剑金牌获得者孙一文,还是别人家的孩子谷爱凌,她们凭借优异的比赛表现,在各平台火出圈,可谓是家喻户晓,国民度大大提升。

    一个个女性体育“明星”的诞生背后,展现的是女子体育商业价值的无限可能。在第三方平台发布的全球现役体育明星商业价值榜单可以看到,虽然男性运动员在数量上居多,但女性运动员凭借自身实力也赢得了市场口碑。

    2019年,中国有3名女性运动员凭借强劲的个人实力和赛场表现,闯进了榜单前20,分别是乒乓球运动员丁宁、女排队长朱婷和乒乓球运动员刘诗雯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9年榜单排名28的女排人气主攻张常宁在2020榜单排名升幅明显,闯进前10,而朱婷的排名已经上升到第六,同时刘诗雯、丁宁等也依然占据榜单的主要位置。

    此前,尼尔森调查发布报告称,“与男性运动相比,女性运动被认为更加进步,更少以金钱为导向,更纯粹。”体育精神本身,就是女性运动员最好的闪光点,

    它是女足姑娘在分数落后的坚韧不拔,是谷爱凌超越自我的奋然一跃。她们敢于拼搏、永不言弃的精神比结果更加珍贵和鼓舞人心,更具感染力。

    同时,国外一项研究也表明,当女性接触到高成就的同性别运动员时,她们更有可能相信她们能够获得未来的成功,也会通过运动员的成功来激励生活中的自己取得更好的进步。

    谷爱凌在北京冬奥会上接受采访时说到,希望自己能够激励更多女孩从事滑雪运动。而这项研究也表明,如果女性未来想要成为运动员的话,她们需要女性的榜样。

    参考资料;

    1、德勤,《女子体育的兴起迈向商业化之路》

    2、益普索,《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全球态度调查报告》

    https://www.199it.com/archives/1387706.html

    3、Savanta:2021年女子运动粉丝报告

    https://www.199it.com/archives/1325959.html

    4、Gabriela DeBues-Stafford, Penelope Lockwood & Sabrina Thai ,Original Article,Published: 05 January 2021《She Needs to See it to be it: The Importance of Same-Gender Athletic Role Models》

    数据新闻编辑:陈华罗 实习生卢红宇

    新媒体设计:苗奇卉

    校对:李立军